xx性欧美|xxx性欧美|性欧美18
业务邮箱
qwGZ5IwN@aol.com
律师之王
律师之王

文章内容

intro
乡村集市的早晨人来人往,王野迅步穿过人群,闪身坐在一张长排凳上。“老板,来一碗粥、六根油条。”王野抬头向卖早点的摊主喊道,随着一句“好嘞”的吆喝声,油条和粥就端到了面前。低头吃完了饭,王野站起身从下衣口袋里掏出一元钱向摊主丢了过去,然后转身就向杨门乡粮管所走去。王野在杨门乡粮所上班,门前不远处就是早餐点,平时住在粮所宿舍里,每天早晨出来吃完早饭,又回到粮所宿舍里,休息一会再去办公室上班,今天也不例外。进了宿舍的屋间,顺手夹起一根香烟,然后斜躺在一张简陋的硬木板床上,点燃起来后吐出一口烟丝,王野的脑袋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上班三个多月,一分钱的工资都没有发,还交了五千块钱集资款,从粮食学校毕业后分到这里后,高兴劲还没过,粮食系统的改革之风已经摧枯拉朽式地吹了过来,工资暂时不发可以,但要是改革下了岗多年的苦读就算白费了。“王野,想好了没有?跟我出去打工吧,呆在这里早晚也得走,晚走不如早走。”听到说话的声音,王野转头看到所里的同事张明建从外面边说边走了进来,手里还掂着一个收音机。张明建比王野早来所里一年,从他来到所里就说粮食系统要改革,把所里的人说得人心慌慌,同事们都叫他张改革,现在改革真的来了,同事们都在抱怨他是乌鸦嘴,把改革的冬风引来了。改革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春风,可是对少部分人来说很可能就是寒冬啊!“张哥,你觉得我们迟早得下岗?”王野起了一下身问道,张明建自打他来到粮所后就鼓动辞职一起出外打工,刚开始王野还不相信真的会下岗,现在总算看到了一点不好的苗头,不过还不死心。张明建用手把收音机关掉后说道:“改革是大势所趋,粮管所是计划经济的产物,我们国家在九二年就确定建立市场经济体制,现在都快到二十一世纪了,你说我们还能有几天好日子过?所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半死不活的,工资都发不上,与其呆在这里等死,还不如出去闯一闯,也许能混出个样子来。”“如果我们出去,那和打工仔有什么区别?”出身农家,王野的脑子里还有着刚刚跳出农门吃公家饭的想法,觉得出外打工,就成了人们眼中的打工仔,地位是很低的。张明建哈哈一笑道:“王野,你这么年轻,脑袋怎么还这么陈腐,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是市场经济时代,谁有钱谁就是大爷,我们吃的这公家饭还算是公家饭吗?自收自支,企业性质,又不是事业单位,要是发不上工资,再下了岗,到时候恐怕连媳妇也找不到,我们现在就是早死早托生,省得小鬼来拉你下去,听我的话我们一起走吧,到省城打工去。”张明建的分析听起来很有道理,但王野还是一时下定不了决心,家里的父母正在为他能进入粮管所上班而自豪,好歹也成了国家的人,怎么能说辞职不干就辞职不干了。“张哥,让我再考虑考虑吧。”王野把烟抽掉坐起身对张明建说道。张明建看了王野一眼说道:“我是决心走了,已经跟所长说了,也不用什么辞职,想走就走,想回来还能回来,你要是想走,跟我说一声,下周我们一起走。”“让我再考虑考虑。”王野嘟哝了一句。张明建转身走了出去。看着张明建的背影,王野若有所思,跟着也走了出去,把宿舍门锁上后到前面的办公室上班去。说是去上班,其实啥事也没有,办公室里也几乎没有人,连凑足打牌的人都无法凑齐,现在是收粮的淡季,很多人都让所长给放假回家了,愿意呆在所里的人是少之又少。而原来可不是这样的,杨门乡粮管所里最多的时候有七十多口人,大多都是有权有势的人的七姑八大姨,没办法,谁叫当时粮管所那么吃香,所有的人想吃粮必须要从粮管所购买,而且还要凭票。粮管所里的人那个牛啊,比现在的公务员牛多了,引得领导干部都把亲属往粮管所里面塞,现在看到粮管所要倒闭,又急着把他们调出去,但那些过了气的领导干部就没有了那个能耐,只能暂时回家休息,唉声叹气了。“小王,来来,我们两人下盘象棋!”刚走进办公室,同事老李就向他喊道,老李头是是杨门乡本地人,回家也没有什么事,平时就呆在办公室值班,是办公室里的常驻大使。王野来到后,见到最多的就是他,熟悉起来后,老李闲来无事就找他一起下棋,别看老李头其貌不扬,棋艺还是不错,跟他下棋,学了不少东西。“所长没在?”王野问了一句,觉得下棋可以,但让领导看到了不好。“管他呢,我们下我们的。”老李头资格老,根本不把所长放在眼里,王野来了三个多月也算是摸透了情况,粮所的所长经常不在家,整天开着桑塔纳到处跑,花着公款吃喝玩乐,职工们很有意见,无奈粮所快倒闭了,也没人再较真。“老李叔,那我们就下一盘。”王野想完后顺手找了个凳子坐下,把棋纸铺开与老李头撕杀起来。两人正杀得兴起,一盘还没有下完,办公室的电话铃响了,王野要去接,老李头说道:“不用管它,我们这个破地方也没什么大事。”老李头拉着王野不让他接电话,王野心想不接就不接吧,估计又是来找人的,所里的职工大多都回了家,有人打电话来找根本找不到,接过很多这样的电话了,很让人心烦。“将!”电话铃刚响完,老李头一记好棋就将王野将死,王野懊恼得要命,这时电话铃又响起了第二遍。“谁?”王野输完棋还是站起身去接了一下电话,然后口气很不友好地问道。“我找东子。”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姑,我就是东子。”没想到打来电话的居然是王野的大姑,他的小名叫东子。“东子,你表哥被派出所的人抓去了,你回来看看怎么办?”那头,王野的大姑焦急地说道。“表哥被抓了?怎么回事?”王野大吃一惊,虽然这位表哥从小就不省心,但听到他进了局子还是非常惊讶。“你表哥从少林寺学武回来整天惹事生非,前几天把人打伤,今天早晨被派出所的人抓走了。”王野的大姑生气又心疼地说道。王野的表哥叫陈龙,比王野大有几个月,从小就喜欢武术,与王野玩得很好,就是最近几年王野在外面上学不大常见,前几年听说他到少林寺学功夫去了,现在回来就惹了事,真是让人操心。“大姑,你别急,我马上回家。”王野很明白大姑的意思,亲戚朋友中没有一个在政府机关上班的,要说有,也只有他这个半个公家人了,所以大姑才打电话给他,看他能不能找找人把陈龙解救出来。“老李叔,不好意思,家里有点事,向你请个假回家一趟。”王野着急地向老李头说道。“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着急。”老李头问道。王野道:“我表哥跟人打架,被派出所抓起来了,我得回去看看。”“打得严重不严重?”老李头问。“不知道。”王野道。老李头沉思了一下道:“要不要找找关系?进了派出所可不好出来。”王野眼睛一亮说道:“李叔,你认识公安上的人?”老李头摇摇头道:“我哪里认识,不过我有个侄女在县城当律师,她是经常给人办案的,应当认识一些人,要不你去找找她?”“你侄女是律师?”王野很是惊奇,以前在电视剧里经常看到律师在法**口若悬河很是羡慕,没想到老李头的侄女就是律师。“这我能哄你吗?我侄女是学法律的,分到了县司法局,现在干律师,专门给人办案子,你表哥被派出所抓了去,她可以去问问什么情况。”老李头很有面地解释了一下。“这么说她能把我表哥救出来?”听到老李头肯定的话语,王野心情急切地说道,大姑家的人就靠他了,其实他也没什么办法,现在恰巧有了老李头的帮助,说不定能在大姑面前争一点面子。“这也不一定,看情况了,要是打人打得不轻就能救出来。”老李头道。“那李叔,你带我去找你侄女行不行?”王野问道。“我给她打个电话就行,你直接去找她。”老李头起身拿起电话打了出去。打完电话,老李头道:“我跟她说完了,她说让你直接去律师事务所去找她,我侄女很能干,你去吧。”王野半信半疑,但现在他也没其它的办法,便答应了下来,临走时问老李头:“李叔,你侄女多大了?”“今年有二十二了吧!上班两年了。”老李头想了一下说道。才二十二岁,王野心里一动,走到门口时又回头笑道:“李叔,你侄女漂亮不?”老李头立刻眼角抽了抽道:“你小子,是不是想打我侄女的主意?”王野嘿嘿一笑转身跑了。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