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性欧美|xxx性欧美|性欧美18
业务邮箱
qwGZ5IwN@aol.com
七月流火2012
七月流火2012

文章内容

intro
第一章1“成总,别,别这样……”一个惊恐、微弱的声音从虚掩着门的总编室传了出来,路过这里的实习记者陈重不由停下了脚步,隔着门缝看个究竟,只见报社年过半百、脑满肠肥的总编辑成栋梁气喘吁吁,一只熊掌般的肥手强行搂在实习女记者李小婉肩上,另一只手则顺着女孩子的肩膀、后背、腰部一路向下挺进,瘦弱的李小婉奋力挣扎,单薄的身体极力向后躲闪,抵挡着成栋梁的进攻。陈重皱了皱眉头,故意大声干咳两声,高声叫道:“李小婉你在哪儿?主任叫你过去一趟!”总编室里扭做一团的两个人同时一惊,成栋梁两手一松,李小婉趁机踉踉跄跄地奔了出来,感激地看了门口的陈重一眼,匆匆而去。成栋梁恶狠狠地盯着门外,不禁怒火中烧:他妈的陈重,一个小小的实习记者,竟敢坏我的好事,你等着瞧,老子跟你没完!惊魂未定的李小婉坐在会议室低声抽泣,陈重气愤不已:“那个老王八蛋这么欺负你,你怎么不大声喊?怎么不去告他?就这么忍气吞声甘受侮辱?”显然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李小婉低着头,眼镜滑到了鼻尖,喃喃地说:“陈重,我也不愿意被他欺负,可是咱们外地应届大学毕业生现在找份工作太难了,我从毕业前就开始投简历跑招聘会,几个月都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我想留在这座城市,实在不想回老家那个闭塞落后的小地方。这个报社待遇还行,也比较稳定,你说我该怎么办?”陈重无语,不由想到了自己的处境:原本以为,堂堂名牌大学新闻系毕业,找个不错的工作应该不成问题,哪知道今年跟几百万嗷嗷待哺的大学生抢饭碗,偏偏又赶上了经济寒流,企业、媒体到处裁员,有经验有资历的老员工尚且饭碗不保,何况应届大学毕业生?好在学校老师引荐到这家部委主办的报社实习,虽说薪水不高,但毕竟工作正规稳定,实习期满正式签约后各种保险、补助一应俱全,也能满足自己做一名记者的志向。但是不幸遇到成栋梁这样一个猪头禽兽,实习期还没有结束,自己就成了总编辑的眼中钉,以后还能在这里做下去吗?陈重心情沉重地来到编辑部主任室,对着顶头上司秦岭讲述刚才发生的事情。编辑部主任秦岭三十出头,为人耿直,是比陈重大整整十届的同校师兄,所以对这位小师弟格外照顾,两个人也相当投缘。秦岭先让陈重把办公室大门关好,然后问:“李小婉跑出来的时候,你还站在门口没有离开?”陈重回答:“是啊,我看着她出去的,成栋梁好像也看到我了。”不屑成栋梁为人的陈重在其他人面前从不叫他的职务,总是直呼其名。“你呀,糊涂,糊涂!喊完就应该马上离开,怎么能让他看到呢?他这个人是有问题,但毕竟是部里派下来的,是总编辑,咱们采编部门的负责人,你把他得罪了,还有好日子过吗?”秦岭焦急地埋怨陈重。“这种人渣也配做总编辑?难道部里没人了吗?他这么欺负女记者,就没人管得了他?”陈重忿忿不平。“你呀,还是太年轻!跟你说实话,这种事情,你来之前就发生过很多次,也有人向部里反映过,但是上面睁一眼闭一眼,根本没有处理!老成在这里做总编辑几年了,虽然对下颐指气使狐假虎威,但是部里的相关领导却维护得很好,后台硬得很,你想想,这样的人,上面不动他,下面有什么办法?”秦岭一脸无奈。陈重气愤地说:“天下的王八不一样,王八蛋都差不多!”忽然敲门声响,秦岭一惊,问:“什么事?”门口传来声音:“主任,总编辑通知大家开会!”陈重不安地说:“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不会这么快就收拾我吧?”秦岭苦笑:“现在知道紧张了?别乱想了,快过去吧!”采编部门的人都到齐了,把本来就不大的会议室挤了个满满当当。成栋梁居中而坐,凌厉的眼神扫过有些惊慌的李小婉,重重落在陈重身上,狠狠瞪了一眼,陈重顿时预感不妙。习惯性地清了清嗓子,成总编辑开始发言:“昨天我去部里开会,把我们本周新出版的报纸带给各位领导过目,领导们对于报纸的评价总体上是认可、支持的,这也是对大家工作的一种肯定。”听到是报纸业务的事情,陈重悬着的心放下了半截。“但是,”成栋梁话锋一转,“这并不等于说,报纸的内容就没有问题!也有一些领导指出,报纸正面、健康、积极、向上的东西少了,低级、庸俗、乏味、无聊的报道多了!部里的政策、法规,领导的活动、工作,关注得不够,反倒是那些内幕、揭弊、曝光的内容占据了主要版面!同志们,别忘了我们是国家级报纸,是部里的一面旗帜,这样下去怎么能行?!秦岭,作为编辑部主任,这方面你有责任!”秦岭急忙解释:“编辑部一向对选题的内容和质量严格把关,每次记者所有的选题和采访内容不是首先都请您过目认可的吗?咱们报纸从来不捕风捉影、跟风炒作,全部采访都是有事实依据、公正客观的。”成栋梁敲着桌子不满地说:“这么说,是我错怪你了?是部里的领导冤枉大家了?你自己看看,上周部里那么多新的政策出台,报纸上刊登了几条?好几位领导讲话、视察,你又用了多大的版面?你也知道,报纸每期都要送到部里给领导审阅,你叫我怎么向领导交代?”秦岭说:“现在不是报纸都走市场化路线自力更生吗?部里也说要逐渐减少费用,全凭报纸养活自己。如果没有精心的策划、独家的采访、新颖的内容,都是一些政策法规、领导讲话,这样的报纸谁会买?哪里会有广告?我们如何独立生存?”“发行、广告,那是运营部门的事情,和你无关!别以为这几期报纸卖得好尾巴就翘起来,没有部里领导的认可,买报纸的人再多都算个屁!”成栋梁瞪着秦岭,眼珠子要喷出火来。秦岭毫无惧色:“那成总编说应该怎么做?”成栋梁意识到有些失态,平息了一下情绪说:“报纸的头版全部刊登部里领导的各项活动,要闻版刊登政策法规,要固定下来、保持下去!”“这样的报纸岂不成了部里的内刊?除了那几个领导还有谁会喜欢看?怎么走市场化路线?”从角落里传出一连串问题,大家举目四望,不清楚是谁在发问。成栋梁一张大脸涨成了猪肝色,吼道:“谁说的?站出来!是不是以为谁都有资格跟我讨论报纸的路线定位?我是总编还是你是总编?听我的还是听你的?”无人应答,余怒未消的成大总编气咻咻地继续发飙:“除了内容定位有问题,人员也有很大问题!特别是一些实习记者,不注意认真学习领会部里的精神,整天异想天开地挖掘什么独家新闻,吸引眼球哗众取宠,与报纸的级别和品质严重不符!别以为自己是名牌大学新闻科班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大学生算个屁,我没上过大学,照样当总编、照样管着你!”陈重猛然抬起头,盯着流氓无赖本色暴露无遗的成栋梁,心想:干脆豁出去算了!无数激烈犀利的词语几乎忍不住要冲口而出,眼睛扫过成栋梁旁边的秦岭,只见主任憋红了脸一直给陈重使眼色打手势,让他冷静、忍耐,陈重强忍着把一肚子骂娘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2早上七点半,新进科员张大江匆匆挤出坐了一个半小时的公共汽车,满头大汗赶到局里。门房的大爷笑嘻嘻地问脚步匆忙的张大江:“小伙子新来的吧?比上班时间足足提前了半个小时呐!”张大江满脸陪笑:“是啊,老大爷,我是刚来局里上班的应届大学生,您多多关照啊!”大爷感慨地说:“我在局里看门房十多年啦,像你这样的年轻人见得多了,刚开始都是早到晚走、工作热情很高,用不了多久就懒懒散散、晚来早走、无所事事,比我这老头子都不如。不信你到科里看看他们几点能来!小伙子,我看你能坚持多久啊!”张大江有些惊讶:这里可是堂堂国家机关,会是这种工作状态吗?来到科里,屋中果然空无一人,张大江看了看表,还不到上班时间。放下有些汗湿的公文包,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张大江长嘘了一口气,想想科长也没给自己布置任务,来早了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于是拿出早上买的报纸埋头看了起来。报纸看完,已经接近九点,办公楼依然静悄悄没什么动静,不到六点就起床收拾赶车的张大江竟有了一丝困意,头慢慢抵在桌子边上,昏昏睡去。朦胧间,一阵嘈杂声传来,张大江一个激灵猛然清醒,见科里的同事们陆续拿着各种早餐走进屋里,抬头看表,已经九点一刻。“小张早来啦?”四十多岁慈眉善目的老主任科员吴庸拎着油条看着张大江。“啊,我上班时间到的,吴主任还没吃早饭呢?您慢慢吃!”张大江赶忙说。“吴主任您慢慢吃!哈哈!”年近三十打扮俏皮的乔玲捏着蛋糕模仿张大江说话的语气,忍不大笑起来,“老吴,这些年没白熬啊,总算是有人管你也叫领导啦!”“你这姑娘,一点不给老同志面子,呵呵!”吴庸尴尬地坐下,开始享用油条早餐。遭到奚落的张大江满脸通红。乔玲看了张大江一眼:“呦,大小伙子说几句话脸就红啦?脸皮够薄的,不会还是个雏儿吧?”“怎么暖壶没开水了?我的奶粉怎么冲?新来的张大江,懂不懂事啊?去打壶开水!”李千霄凶巴巴地挥舞着空空如也的暖壶,大声咆哮。张大江赶忙接过暖壶,小跑着去灌开水,身后传来阵阵嬉笑:“新来的大学生就是好使唤!”“听科长说是农村考出来的,怪不得这么听话!”“不会吧?敢情是个土包子啊?”“这样的人也能混到局里做公务员?”张大江强忍怒火,快步跑到开水房,猛地拧下开水龙头,一股滚烫的热流直喷到手上,登时红肿了一片,溅起的水珠甚至打到了脸上,疼痛让他的脑子清醒了。“忍耐,一定要忍耐!”张大江告诫自己,“你从一个穷苦的农村家庭考到城市读大学,又千辛万苦考上公务员,不但有了铁饭碗,还有了城市户口,永远摆脱了农民的身份,想想还在村子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和妹妹,这点议论、这点委屈算得了什么?”打好开水拿回科里,张大江的情绪平稳了下来,刚把暖壶放好,李千霄不耐烦地说:“打个开水这么慢!我奶粉都放好等半天了,过来帮我冲上!”张大江惊讶地看了李千霄一眼,还是过去把开水倒入装了奶粉的玻璃杯中。李千霄拧好杯盖,提着杯子就往外走,回头对吩咐张大江:“我出去一下,把我的桌子擦干净!”吴庸悄悄走到张大江身边,拽了拽他的袖子,小声说:“你刚来,还不清楚这里的情况,这个家伙很有来头,得罪不起,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别有什么想法。”乔玲则见怪不怪地边欣赏自己的美甲边缓缓进食。张大江只得拿起抹布,把李千霄布满灰尘的桌子擦了个干干净净。接近十一点,科长赵得柱打着哈欠迈步走了进来,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呦,大科长,昨晚又没睡好吧?到哪里快活去啦?累成这样!”乔玲娇声嗲气地说。“胡说什么?我能到哪里快活?学习了半宿文件,没睡好!你们没什么事情吧?我到办公室补个回笼觉。”“学习了半宿文件,真是咱们的好干部!”乔玲怪里怪气地揶揄道。“懒得理你!”赵得柱转身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随手就要关门。张大江赶忙追了过去:“科长,您看,我今天有什么任务?”赵得柱睡眼惺忪地看了看张大江,想了想说:“现在科里也没什么事,你先出去吧,有具体工作我再安排,出去把门给我关上。”张大江只得退出科长办公室,里面已经传出阵阵鼾声。坐在办公桌前的张大江百无聊赖,上网把新闻看完、邮箱查遍,还不到十一点半,看看办公室的其他三位同事,吴庸拿着一本卷毛了边的古书翻来翻去;乔玲在开心网逗狗、种田、偷菜、抢车位,不时发出“咯咯”娇笑,忙得一塌糊涂;李千霄正与人在网上聊得热火朝天,不时发个鲜花、红心、嘴唇、拥抱的小图标,估计是与哪个女网友打情骂俏。无事可做的张大江后悔没把小说带过来打发时间,电脑屏幕盯久了眼睛有些发疼,索性关了显示器把报纸拿出来再看一遍,这回连广告都不放过。“吃饭了,吃饭了!”中午十二点,乔玲叫嚷着拿出饭盒和饭卡,朝食堂冲去。吴庸也领着张大江去食堂吃午饭。李千霄依然与网友隔着电脑尽情缠绵,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局里的食堂宽敞气派,上百人在这里用餐依然绰绰有余,张大江看着琳琅满目、丰盛异常的各种菜肴,不由感慨:“和这里相比,我在大学食堂吃的简直就是猪食啊!”吴庸有些得意地说:“现在知道机关的好处了吧?为啥大家都挤破头想当公务员?小伙子,这年头,也就衙门里当差最舒服!”饭后回到科办公室,科长赵得柱和李千霄已经不见人影。吴庸偷偷对张大江说:“俩人又出去喝酒啦,我不是跟你说过?这个李千霄大有来头,科长都得敬他三分,你得处处小心,千万不能得罪,一定记住啦!”下午两点多,赵得柱和李千霄果然醉醺醺地回来了,一坐下就吆喝起来:“拿牌拿牌!”乔玲轻车熟路地从桌子里拿出扑克牌,与吴庸、赵得柱、李千霄围坐在一起,嘻嘻哈哈开始打牌。张大江被晾在一边,手足无措,科长回头看到他,舌头不大利索地说:“小张你先候着,一会儿我不玩了你过来接班!”乔玲故意娇滴滴地接着话茬说:“您这科长工作要不想玩了让谁接班呀?”赵得柱不紧不慢地回答:“谁让我玩,我就让谁接班!”引来一阵起哄般的哄堂大笑。张大江心里直打鼓:这就是公务员一天的工作吗?3“郑郝,总监叫马上你过去一趟!”行政小张用内线电话通知正在公司宣传部格子间打企宣稿的郑郝,郑郝站起来活动活动麻木了的身体,揉揉有些肿胀的眼睛,缀缀不安地走进宣传总监的办公室。宣传总监办公室里烟雾缭绕,从不抽烟的郑郝强忍着刺鼻的烟味站在办公桌前,瞪大眼睛努力观察着烟雾笼罩下总监的面部表情。宣传总监陈东喷出一口烟,抬眼看了看郑郝,“坐下说。”陈东的态度让郑郝感到有些不妙,果然,陈东拿出郑郝昨天交的宣传稿,拔高了声音说:“这些是你昨天交的稿子,我仔细看过了,怎么说呢?看得出来你是下过功夫的,但是很遗憾——全部不能用!”郑郝心里咯噔一下,赶忙辩解:“这些是我充分研究过公司的资料,结合我学新闻的专业知识,熬了半夜才完成的,您觉得哪里有问题?”陈东大手一挥:“要不说你们这些生瓜蛋子没有经验呢,还说什么‘结合新闻专业知识’?你知不知道你在为谁工作?是公司,不是哪家媒体!媒体可以标榜所谓的‘公正客观’,可我们毕竟是公司的宣传部,是纯粹为公司的产品和形象做宣传,明白吗?所以我们的宣传稿只能宣传公司产品如何如何优秀、如何出色、如何出类拔萃与众不同!”“就是……尽量吹嘘?”郑郝小心翼翼地问。“不错,说白了,就是吹牛、就是忽悠!能把蜗牛吹成水牛才是你的本事!你好好看看广告部做的这几份案子,认真学习学习,回去重写!”陈东丢过来一叠打印纸。“哎呦,陈总监这是跟谁生气呢?”一个与郑郝年纪相仿,打扮精致、气质不凡的漂亮女孩走了进来。“王总今天怎么有空到宣传部来视察?荣幸荣幸!”年近四十的陈东居然对着二十出头的小女孩点头哈腰、一脸谄媚。郑郝赶快退了出去,走得急了些,经过那个被称为“王总”的女孩子面前,不小心一个趔趄,一头撞向旁边的玻璃窗,“王总”一把拉住了郑郝,盯着他说:“你是新到公司的吧,我怎么没见过?”郑郝闻到一股香水的清香,不敢抬头直视,口中喃喃说道:“是啊,刚来不久,谢谢你啊!”说完快步走了出去。身后传来女孩子纳闷的声音:“我有那么可怕吗?讲话怎么都不抬头啊?”陈东赶紧说:“王总别见怪,他叫郑郝,是宣传部刚招进来的大学生,写的宣传稿乱七八糟,刚才我正说他呢!我早就说过,公司不能要这些没有经验的毛头小子,带着太累!可老板非要招,说什么补充新鲜血液!让我活受罪!”“王总”正色说:“看来陈总监对老板怨言不少哦!”陈东忙解释:“当然没有,我哪敢呢?这不是工作上的真实情况,跟王总您如实汇报嘛!”“王总”若有所思:“郑郝,正好,这个名字还真有意思!”郑郝垂头丧气回到自己的座位,旁边的同事刘夏见状就问:“怎么了,被陈总监批了?”郑郝点了点头:“熬夜加班赶出来的稿子全部作废,今天回去还得加班,苦海无边哦!”忽然想起了刚才那位“王总”,扭头问已经在公司干了半年多的刘夏:“刚才有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去总监室,陈总监居然毕恭毕敬地叫什么‘王总’,不点大的丫头片子,怎么就混成老总了?究竟是什么人啊?”“嘘,小点声!”刘夏压低声音,“你呀,真是呆瓜!她就是大老板的宝贝女儿王丹妮,去年刚毕业,一进公司就是副总,咱们宣传部就归她管,公司上下谁不怕她?你还叫她什么‘丫头片子’,还想不想干啦?”郑郝吃惊得吐了吐舌头:“怪不得见了她,陈总监跟孙子似的上赶着巴结呢!可她看起来确实挺年轻啊?”“这位王总年纪确实不大,要算起来比你还小一岁,大学学习企业管理的,以后笃定是大老板的接班人嘛!刚才你没当面冒犯她吧?”“那倒没有,就是出门的时候有点匆忙,差点摔一跟头,王总扶了我一把!”“你小子可够有福气的,我都来半年多了,怎么这种好事就没遇到过呢?”“得了吧,这是好事?背后指不定怎么笑话我呢!唉,头回见面,就当场现眼!”“行了,你也别想那么多,人家大老板的千斤,接触的都是什么人?还会记得你小子?保准扭头就忘了!”“那倒也是。”郑郝暗想:这位小王总用的香水肯定是很贵的名牌,怪不得这么香。低头看广告部做的文案,边看边暗自叫苦,自己一个名牌大学新闻系毕业生,居然沦落到要写这种不着四六、注水猪肉般的垃圾软文?刘夏凑了过来:“怎么了,高材生想不通?我刚来的时候和你一样,还和总监吵过几次,非说自己的文案怎么怎么好,别人的如何差劲,到头来还不是一样要学广告部做这种文字垃圾?我大学是学中文的啊,上学时还喜欢写个诗冒点酸水,现在想想真是可笑,有什么好争的呢?咱们又不是在搞艺术创作,你干的好坏谁说了算?上司、老板!他们不认可你的劳动,你就是写出四大名著也没用,是不是这个道理?”郑郝不由得点了点头:“看来老刘你是彻底悟透了!”“不是悟,是活生生给逼的!咱们外地人在这里生存多不容易,要住房、要吃饭、要买东西,要有女朋友还得照应着,哪样离得开钱?不让上司满意,不但薪水别想涨上去,弄不好还会丢了饭碗。你看我,每个月发了钱就赶紧交房租、买生活必需品,紧省慢省都剩不下几个钱,日子紧巴巴的,咱家里可没有有钱的老爸,一切都得靠自己。人家好歹还是‘月光’——月底才把钱用光,我倒好,整个一‘月晕’——没到月底就饿晕!不瞒你说,我原来的女朋友,就是受不了这种捉襟见肘的生活才分的手!老弟,前车之鉴啊!”郑郝心想:要不是刚毕业时家里寄了点钱垫底,就现在这点工资,恐怕真连粥都喝不起了,真得好好挣钱哪,饿着肚子谈理想可不是什么值得羡慕的事情!正思绪万千,忽然QQ上女友叶梅发来一条信息:晚上有事吗?一起在外面吃饭吧!郑郝心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手头本来就紧,哪有闲钱到外面浪费?赶忙回复:我晚上要加班做几个案子,时间恐怕来不及,改天吧,你自己吃好!对方马上发出一个气愤的表情:工作就那么忙吗?一周都见不了几面,你要是没时间,我可找别人出去吃饭了,你可别吃醋!郑郝苦笑:兜里没钱,哪有什么资格吃醋?钱是王八蛋,没它还真玩不转!赶忙安抚女友:最近确实忙,我刚在这家公司上班,当然要好好表现,争取尽快加工资,到时候给你买衣服、请你吃大餐!女友那边悻悻地回复:那你忙吧!逃过一劫的郑郝总算长出了一口气,一擦脑门,在空调屋子里居然出了一头大汗。4钟风走进豪华的高档写字楼,想着自己即将正式签约加入这家著名世界五百强跨国公司的中国区总部,心情痛快得想大吼两声。冷静,要冷静!钟风抑制住自己兴奋的心情:马上就是世界五百强公司的正式员工了,要矜持、要低调,得有大公司职员的风范!乘坐观景电梯来到公司所在楼层,钟风掏出自己的胸牌挂在脖子上,公司规定所有员工上班时间一律佩带胸牌,不少员工下班走出公司依然骄傲地挂在胸前,任由擦肩而过的人羡慕不已地盯着胸牌上的LOGO,听着对方的低声称赞,兀自偷笑。但是钟风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一出公司马上摘下胸牌放入包中。倒不是他有多谦虚或者低调,而是他的所佩带的胸牌一片空白,没有照片、没有姓名、没有部门,更没有公司的LOGO,原因很简单,他只是一名在试用期的员工,而非正式职员。而今天,他和另外几名应届大学毕业生的试用期终于满了,三个月加班加点、勤勤恳恳、不计报酬的辛苦工作,终于熬出头了!今天下班,就可以和其他正式员工一样,佩带着印有自己照片姓名,只属于自己的胸牌,抬头挺胸堂堂正正迈出这座大楼!“钟风你来啦?马上到人力资源部!”钟风的上司、公司媒体部经理一脸严肃。“好,我马上去!”钟风兴冲冲走进人力资源部,看到另外几个试用期满的大学生已经端坐在这里,交头接耳,一个个都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激动与兴奋。过了几分钟,人力资源部经理迈着沉稳的步伐缓缓走进来,随手关上了门,坐在办公桌前,一言不发地盯着大家。大学生们一下子安静下来,等候掌握自己职业命运的人力资源部经理宣布那个激动人心的好消息。人力资源部经理清了清嗓子,在大家的热切期盼中终于开始讲话:“诸位都是应届大学毕业生的佼佼者,本公司能与各位合作非常荣幸,在三个月的试用期期间,大家努力工作,为公司做出了很大的工作,在此,我代表公司向大家表示衷心的感谢!”说罢站起身九十度鞠躬。下面的学子掌声雷动,钟风心想:这就是国际大公司的风范,连经理都给我们这些刚毕业的学生鞠躬,真得好好学习!经理接着说:“大家对本公司应该非常了解,作为世界五百强之一的跨国集团,我们公司的发展时刻与国际经济形势紧密连接在一起……”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过了足有半分钟又继续讲:“今年的经济形势,我想大家都非常清楚,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经济下滑,股票下跌,目前各大公司都实行资金、规模紧缩政策,与以往不同,不仅不招入新人,还会实行裁员以压缩成本、减少固定开销。所以,我很抱歉地通知大家,根据总部的要求,公司目前各部门都取消了招聘计划,也就是说,试用期满的诸位也无法签约,当然,大家的资料我们会收入到人才库中,如果以后经济好转有招聘计划的时候,一定优先考虑在座各位,我代表公司表示深深的歉意!”又是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犹如炸雷在头顶轰下,瞬间从高空被抛入谷底的大学生们惊呆了,大家还来不及反应,经理继续说:“三个月试用期间的工资,公司决定按照正式员工的标准补偿给大家,现在请大家都到各自部门,交回胸牌和办公用品,办理好交接,然后去财务领取补助的工资,谢谢大家!”不等大家回过神来,就大踏步走出了房间。屋里顿时炸了锅,失望、愤怒、郁闷的情绪片刻爆发了出来:“妈的,辛苦干了三个月,到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了?耍大学生玩儿吗?”“太欺负人了,告他们去!”“为了进这家公司,我放弃了到其他公司实习,有公司想直接签约我都没答应,现在他们一句话就把我打发了,叫我到哪里再去找工作啊?”一个女孩子开始抽泣。“试用期连合同都没签,咱们手里无凭无据,拿什么告他们啊?”大家正义愤填膺、跃跃欲试,只见训练有素的人力资源部经理领着一排虎背熊腰的保安,威严地站在门口,一群书生顿时熄火没了声音,乖乖交出胸牌,办理交接,到财务领钱,灰溜溜地走出了奋战了三个月的高档写字楼。走出大楼,冷风一吹,钟风才还魂似的清醒过来,刚才发生的一幕究竟是真还是梦?他掏了掏背包,平时呵护有加的空白胸牌确实不在了,这才真正意识到:刚才发生的事情都是真的,自己不但没有机会成为世界五百强的员工,现在这个时候,已经错过了各大企业的招聘时间,自己甚至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很难找到了,真正成了一个悲哀的无业游民。不过短短半个小时,踏出校门的钟风就经历了人生中从天堂坠落到地狱的刺骨疼痛。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